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desc 作品大全
301 Moved Permanentl 作者:desc 分類: 都市 56 人在讀
好精緻!”仨小隻互牽著手大大方方地走出來,對於這些讚美聲,他(她)們早已經麻木了。從小到大,哪個阿姨看到他們不停下來誇一誇的?幾乎冇有。相比起二個兒子和女兒,安顏打扮十分低調。她頭上戴著鴨舌帽,姣好的身材套在寬鬆的休閒服裡,整個人看起來像二八年華的青春少女。哪有半點像是三個娃的媽咪!安顏走在仨小隻身後,囑咐道:“你們去門口找葉歡叔叔,媽咪去拿行李。”葉歡是安顏小時候的好友,她出國的事,也是他幫忙的。“哦了,女王陛下。”仨小隻異口同聲回答。一輛火紅色的瑪莎拉蒂停在正前方,戴著墨鏡、白西裝的帥氣男子
最新更新: 第1596章
301 Moved Permanentl 作者:desc 分類: 都市 56 人在讀
公主親領了國公府上下到門口接駕。其餘賓客,以睿王為首,也等在門口。看書溂陸晚一眼看去,就看到了一身月白錦服的李睿……還有他身邊一身玄色繡銀紋的男人。李睿長相俊美,嘴角帶笑,讓人如沐春風。而他身邊的男人卻與之截然相反。他的臉不似李睿溫潤白淨,有著風沙刻礪後的堅毅輪廓,鳳眸冷冽深邃,帶著久經戰場沐血後的漠然無情,周身散發著肅殺氣息,即便隨便往人群中一站,也對周遭帶來可怕的威懾感。陸晚後怕的想,自己先前哪來的膽子,敢去剝他的衣裳?她低頭準備繞道過去,李睿卻眼尖看到她,朝她招手,“阿晚,過來!”陸晚走過
最新更新: 第476章 安心
author 作者:desc 分類: 都市 51 人在讀
" [
最新更新: 第272章 怪誰 2
我的嶽父是崇禎 作者:desc 分類: 曆史 49 人在讀
一個現代軍校生周世顯重生大明,成為大明最後一個駙馬。憑一己之力建立了一支近代鐵軍,保江山,驅韃虜。飲馬天山之巔,垂釣貝加爾湖,所到之處,皆為漢土。
最新更新: 第1806章
301 Moved Permanentl 作者:desc 分類: 都市 44 人在讀
都弄不死,還有天理,還有法律嗎?“三....”陸寧麵無表情。“草!”小平頭啐了一口口水,五指一鬆,匕首就掉到了另外一隻手裡。唰....“疼.....”寒光閃過,匕首已經紮進了小平頭的肚子。致命的是,還是他自己捅的這一刀。怎麼回事?莫不是今晚東哥請自己喝的假酒?“二!”陸寧冷喝一聲。“哎....我走就是!”小平頭冇了脾氣,隱隱感覺這小子有點邪門。連一句狠話都冇放,轉身就跑上了路虎車:“東哥,我受傷了,可能腸子斷了!”“哼,先去醫院。回頭再和這小子慢慢算賬!”林正東黑著臉道。“哎...”等到路虎車的
豪門逆襲傭兵女王炸翻全球 作者:desc 分類: 都市 33 人在讀
大夏戰神穆奕看上了個小媳婦兒,據說是被未婚夫退婚唾罵、聲名狼藉的廢物千金葉?穡浚眾人都說穆奕是鬼迷心竅瞎了眼,竟然看上個這麼不學無術的小妖精?無數愛慕戰神的千金小姐群起圍攻,發誓絕地三尺也要找出葉?鸕暮諏希結果卻驚掉眾人眼球——享譽全球的神醫是她!百年難得一見的國畫天纔是她!國際組織上最深不可測的神秘黑客是她!令全球大佬都聞風喪膽的傭兵女王還是她!!!眾千金羞愧不已:“葉?鸕降諄褂惺裁床換岬模俊戰神穆奕無奈歎息:“唉,媳婦兒不會愛我,還不解風情,怎麼辦?”
最新更新: 第1654章
301 Moved Permanentl 作者:desc 分類: 都市 27 人在讀
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擴音!”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隻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裡:“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著難以言說的麻木,像一個小小機器人,聽不出語氣中的情緒。蘇家眾人臉色驟變!吧嗒……蘇老爺子手裡的筆蓋掉了下來。眾人的嗓子彷彿被掐住了,一時間竟發不出半點聲音。電話那邊,稚嫩的聲音繼續:“小舅舅……粟寶好冷,好餓
301 Moved Permanentl 作者:desc 分類: 都市 27 人在讀
葉陽繼續走向蘇清歌。鄭世金已經瘋狂了。他長這麼大,向來都是他打彆人,今天他堂堂鄭家少爺竟然被彆人給打了臉?這對鄭世金來說,幾乎是奇恥大辱。“不可饒恕!不可饒恕!”鄭世金從地上爬起來,一連吼了好幾聲。下一刻,他直接衝向葉陽。蘇清歌見狀,連忙道:“小心後麵。”葉陽停了下來,目光一寒:“不知好歹的東西,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砰!哢嚓!葉陽旋即出手,又伴隨著鄭世金的一聲慘叫,鄭世金肋骨瞬間斷裂,整個人倒在地上顫抖的嘶喊了起來。鄭世金肋骨被拍斷,哀嚎起來:“啊啊啊啊!”看著眼前這一幕,蘇清歌睜大眼睛,感
最新更新: 第1199章
301 Moved Permanentl 作者:desc 分類: 都市 27 人在讀
腰間的溫熱如藤蔓般絞緊。她拿過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霍明朝打來的,也就按了接聽鍵。“喂?”身旁的男人似乎醒了。池鳶連忙降低了聲音,“有事直說。”她的嗓子啞得快說不出話,下床給自己倒了杯水潤嗓。“你這兩天去哪兒了?我和瀟瀟給你發了那麼多訊息,你竟然都不回。”池鳶繫著睡袍的帶子,抬頭間,和男人的目光撞上。他的氣場很強,鼻高眉深,重瞼壓成窄窄一道,襯著狹長微揚的眼尾,有種疏離寡淡的薄冷。池鳶心頭的氣順了許多,雖說被折騰得厲害,但好歹這頂帽子是給霍明朝戴上了。禮尚往來。“哦,冇看到,有事嗎?”她漫不經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