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仙俠 > 我祖父是朱元璋 > 第254章 風雲(8)

我祖父是朱元璋 第254章 風雲(8)

作者:desc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22 20:35:05

-

這句天朝氣象話音剛落,周圍紛紛是點頭讚同附和之聲。

國家強盛和升鬥小民有關係嗎?

必須有!

此時,旁邊忽的噗嗤一聲輕笑。

買報員外這邊正陶醉在天朝上國帶給他們的無上榮光之中,猛聽到旁邊一聲嗤笑,頓時皺眉就要不客氣的開口懟幾句。

但頭剛轉過去,就對上幾道不善的目光。

旁邊桌子上,幾個彪形漢子,眼神都刀子似的頓時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反而是被那些漢子簇擁的貴公子淡淡一笑,開口道,“諸位對不住,在下是因為看到這報紙上一篇新聞覺得好笑,才忍不住笑出聲!”

說著,點點手裡的報紙,“你們且看最後一版,閒話朝堂那一章!”

劉相公趕緊翻過去,一目十行掃了幾眼,頓時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咋了?”賣報員外問道。

“寫的是曹國公李景隆!”劉相公笑著,大聲念道,“卻說一日,曹國公剛從秦淮河上溫柔鄉中返回府邸,因身上香粉味太大,脖子上還帶著個紅印兒,被夫人鄧氏堵在了房中!”

“那鄧氏是已故寧河王之女,性情彪悍,素有河東獅吼之名。見丈夫又出去鬼混,頓時大怒,上來就要動手!”

“曹國公心中有愧,直接被夫人嚇得藏在床底下。”

“夫人圍著床榻罵道,你出來!”

“曹國公道,就不出來!”

“你出來?”

“有本事你進來?”

“你出來看我不打死你。”

“哎,我就不出去氣死你!”

“好,有種你彆出來,你今兒要是出來,你就是王八!”

“老子打死都不出去!”

“哈哈哈!”劉相公唸到此處,周圍頓時一片忍不住的大笑之聲。

眾人都在腦補,堂堂大明國公朝廷重臣,被媳婦堵在床底下的狼狽場景。

劉相公忍著笑,繼續念道,“就這時,又宮中內侍前來傳旨,說萬歲爺召見!”

“曹國公聞言,嗖的從床底下鑽出來,且躲在了宮中內侍的身後!”

“鄧氏還在罵道,你不是說打死你都不出來嗎?不是說,出來是王八嗎?”

“就見曹國公昂首挺胸道,王八就王八,我這王八是萬歲爺讓我當的!”

~~

“哈哈哈哈!”

茶攤子上,連賣茶的掌櫃的都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這時代娛樂項目少,眾人見了這種笑話,哪裡還能能忍得住。

再說這種事,眾人定是信其有的,一邊大笑還一邊腦補。

甚至有人說道,“妙呀!我這王八是萬歲爺讓我當的!這王八當得理直氣壯啊!”

又有人說道,“哎,那曹國公夫人真是那般潑辣?”

“你以為呢?寧河王武將世家的閨女,那些老殺才養閨女,都是當兒子養的,你這樣的三五個都不是人家對手!”

“定然潑辣呀!你想,這些年曹國公在京中也有風月班頭的美稱吧?秦淮河上他給多少歌姬開了臉兒,隻怕他自己都不知道吧?可你見過他往家裡帶一個嗎?要不是怕老婆,隻怕早就小妾成群了!”

“快再翻翻,看這報紙上還有什麼好玩的事兒?”

劉相公在眾人的催促下,繼續翻著報紙,忽然大聲道,“哎喲,這大明英烈傳。”說著,念道,“這講的是咱們大明朝開國的故事呀”

~~

旁邊攤子上,貴公子的目光也落在大明英烈傳第一篇之上。

開篇就是大明開國洪武皇帝,正在山坡上給地主家放羊,小夥伴飛奔而來,“重八哥,快回家,恁爹死了!”

“哎!”

這貴公子不是朱允熥,還能是誰?

他微微歎口氣,將手中報紙合上,站起身吩咐道,“給錢!”

緊挨著他的鄧平,掏出五文錢,一個個的排開,瞥了一眼正聽那劉相公講大明英烈傳的市井閒漢們一眼,眼角微微跳動。

“回頭,朕呲噠解縉幾句。戲說朝廷命官是可以,但不能把人家女眷也帶上。”朱允熥低聲笑道,“你姐姐那人,最是溫婉賢淑,哪裡就是河東獅吼了?”說著,又笑道,“市井閒人無知編排,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鄧平點頭道,“臣謝皇上恩典!”

嘴上這麼說,但他還是忍不住回頭瞪了一眼那些閒漢。

隨後,他親手扶著朱允熥上了馬車,然後又回頭瞪了一眼。

半個時辰之後,街頭巷尾依舊陶醉在應天時報帶來的各種震撼當中。

這茶攤子上,買報的員外咧嘴大笑,得意道,“彆說,這十文錢花得值啊,比聽書聽曲可有意思多了!劉相公,你在翻翻看,還有啥有意思的事!”

“東瀛風月”劉相公把報紙翻到最後一頁,不經意的抬頭,話語突然頓住,然後撒丫子就跑。

“哎,你跑啥,我又不是讓你出茶錢哎呦!”

砰的一聲,一根小孩手臂粗細大小的棍子,直接砸在他的肩膀上,頓時把他砸躺在地。

緊接著數個健壯的黑衣人,手持棍棒,對著這些正在對報紙中故事人物評頭論足的閒漢們,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哎!來人啊,報官哎呦!”

“好漢饒命!哎呦,我的胳膊!”

“大哥,大哥,為的什麼?為什麼打哎呦!”

這些黑衣人動作乾淨利索,絲毫不拖泥帶水。既不往要害打,也不會追著打,專朝肉厚的地方招呼,幾次棍棒下去,被打之人就是鼻青臉腫。

來的快去的也快,三五個照麵之後,領頭的一擺手,黑衣人一鬨而散再無蹤影。

從頭至尾,打人者冇說一句話,冇發出半點聲音來。

隻留下遍地的哀嚎,一地狼藉。

~~

阿嚏!

畫麵一轉,站在淮安城牆上的曹國公李景隆,猛的大了個噴嚏。

他身邊,跟著他出來曆練的國舅爺趙石,關切的問道,“公爺,您冇事吧!”

“冇事!”李景隆一笑,用手帕擦擦鼻子,“老毛病了,見風就不行!”

淮北的災情暫時穩定了,洪水終究後繼無力,被河堤阻擋。

洪水退去需要時間,安置災民也需要更多時間。而且因為洪水被攔住,各地的災民更是蜂擁著朝淮安而來,人滿為患。

站在城牆往外看,窩棚一眼看不到頭,等待賑濟的百姓,更是無邊無際

趙石看了一眼李景隆身上威風凜凜的,繡著金線的蟒袍,還有李景隆腰間的和田玉帶,欲言又止。

李景隆有所察覺,“國舅爺可是有事?”

“冇”趙石說了一聲,低下頭卻又馬上抬頭道,“公爺,我等在災區,眼前都是災民,衣不蔽體。即便是官員也早就衣衫淩亂。您您身著蟒袍”

“國舅爺覺得不合適?”李景隆笑道,“某反問一聲,你覺得賑災,需要什麼?”

趙石認識的想想,“糧食!”

“嗯,還有呢!”

“棲身之地!”

李景隆點頭道,“倉促之間能想到這兩點很是難得,但還不準確!”

“嗯藥,衣,火,水”趙石想了想,大聲道,“秩序!災民怕亂!”

“你所說的都對!但都不是根子!”李景隆繼續道,“你再繼續想!”

趙石又是認真思考,卻百思不得其解。

“希望!”李景隆攬著趙石的肩膀,指著城下的災民道,“你看著了嗎?下麵是不是有個老頭兒,看著我一身蟒袍,慌得跪在地上磕頭呢!”

“嗯!”趙石點頭。

“我這身衣服,就是他們的希望!”李景隆大聲道,“對他們而言,有穿著我這身衣服的人站在這,就等於朝廷重視他們。不會剋扣他們的口糧,不會棄他們不顧。”

“老百姓不信任當官的,可也離不開當官的。老百姓真不信的,其實是那些小官。而我穿著這身衣服,就是高高在上等於八府巡按一般的大官。”

“他們可以不信那些小吏,卻不能不信我呀!我這身衣裳擺出來,他們心裡就不慌不亂了,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有說話的地方!”

趙石似懂非懂,默默思考。

“這麼說吧,我這身衣裳是權!越是亂的時候,老百姓越需要看到權!一種,他們平日根本接觸不到,卻能想象得到,什麼都能管的權!”

這是,鄧鎮走了過來,低聲道,“辛禦史那邊,又要殺人了!”

“怎麼又殺?”趙石看了眼城下,那些還掛著的,已經風乾的屍體和頭顱,“多少人啊?”

“一百九十二人!”鄧鎮麵無表情的說道。

“是亂民?”趙石追問。

“不!”鄧鎮搖搖頭,“都是官吏,還有裡正甲長之類,還有平日負責安撫災民的衙役班頭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