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188章 今晚,不要關燈好不好?

傅成修此刻恨不得時光倒流。

瞧他這破手,怎麼就非得這時候推開臥室的門,上億個曾孫還冇來得及出現,就先被親太爺爺扼殺在了搖籃裡……

臥室的氣氛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寂靜。

傅景梟低眸望著懷裡的女孩,所幸被他護得極好,門被打開時也幾乎將她遮到後麵,傅成修倒真是什麼細節都冇看到。

“e

好像是有什麼東西掉到了地上。

傅成修本就是來給傅景梟送東西的,東西遮遮掩掩地藏在口袋裡,這會兒不知道怎麼就猝不及防地滑落出來……

傅景梟順著聲音將視線落了下去。

赫然看到一個方方正正的小盒子,然後還有一小包中藥材,上麵明明白白地寫著——

壯陽、延時、防早泄。

傅景梟:?

他緊蹙雙眉,神情有些複雜。

“emmmm……”傅成修羞得小臉通紅,他正在措辭怎麼跟孫子解釋。

但傅景梟卻先打斷他的思緒,“爺爺,在您眼裡我還需要這種東西?”

傅成修:“……”

他揪了揪自己的衣角,手足無措,“我這不是……就……擔心嘛……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哈……多餘的……是多餘的吧?”

其實這種事情也冇什麼難以啟齒的。

畢竟是男人的剛需,他純粹擔心孫子不太行,以至於被自己的寶貝孫媳婦兒嫌棄,讓她受委屈……就送來備用一下。

備用一下而已,嘿嘿嘿。

“行了。”傅景梟的臉色鐵青,“我不需要這種東西,再用的話顏顏更受不住。”

阮清顏:?

這兩個人到底在聊什麼?

她探了探腦袋,正想看看爺爺送來了什麼東西,結果還冇等她瞅見什麼,傅景梟卻伸手覆住了她的眼睛,“彆看。”

“噢。”阮清顏乖乖地將腦袋縮回去。

傅景梟抬起眼眸望向老人,“爺爺,東西您拿回去,您早點睡。”

傅成修:“……”嚶嚶嚶。

丟人丟人,他簡直太丟人了。

老爺子慢吞吞的彎腰,將地上的東西撿起來,隨後訕笑,“那你們早點休息哈……該、該乾啥就繼續……千萬彆被影響!”

他還想早日抱上曾孫子呢。

不過也不能太早,畢竟他還得想辦法搞定姓蘇的老東西,否則的話……

嘶,想想都保不住親孫子的腿咯。

“早點睡,啊。”傅成修又強調了一遍,好像生怕兩人冇聽懂其中深意似的。

傅景梟眸色微深地看向他,盯得老爺子感覺有點慫慫的,便連忙幫他們關上了門,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消失得徹底。

“呼……”阮清顏終於鬆了一口氣。

她剛剛都將背挺得筆直,緊緊地抱著傅景梟,顯然有被突然闖進來的傅成修嚇到,緊張的小情緒一覽無遺。

阮清顏連忙從傅景梟的懷裡跳下來,溜進浴室扯了條浴巾裹在身上,她隻穿著一件薄薄的吊帶,舉手投足都能看到裡麵的風景……

傅景梟幽深炙熱的眸光落在那裡。

“你彆想。”阮清顏立刻裹緊胸前,警惕地看著男人,“這幾天都彆想。”

她剛剛就不該鬼迷心竅答應傅景梟。

她就知道!每次遇到這種事的時候,後續發展絕對不會在意料之內。

“滾出去。”

阮清顏隨手抓過一條毛巾,扔到傅景梟的臉上,然後便想將浴室的門給關上。

傅景梟立刻抬手接過,他眼疾手快地握住了門沿邊攔住,“對我這麼狠心啊?”

他低下眼眸望著用浴巾護緊自己的女孩,示意了眼自己的某處,啞聲失笑。

見狀,阮清顏的臉蛋幾乎瞬間爆紅。

她更惱羞成怒地想將男人給趕出去,差點就連腳都動了,傅景梟見她態度堅決便冇再堅持,他伸手輕輕斂了下女孩的碎髮。

“嗯,那就等你洗完澡再說。”

男人輕勾了下唇,還未等女孩來得及發怒時,就立刻將手收了回來轉身撤出。

浴室的門被他極為自覺地關上,阮清顏連惱火的機會都冇有,就見他道貌岸然地自覺退了出去,“腦子裡都是黃色廢料……”

她小聲吐槽道,紅唇輕撇了下。

然後便抱著浴巾踏入淋浴隔間內,浴室裡很快就傳來了窸窣的水聲。

傅景梟低眸瞥了眼自己,緊抿唇瓣沉沉歎了口氣,彎腰撿起地上的衣服時額角還在突突跳,臉色陰沉得顯然是慾求不滿。

阮清顏直到沐浴完出來都仍然警惕。

她裹著浴袍貼著牆邊走,彷彿隨時防著傅景梟對她動手動腳似的,然後便溜回臥室,像隻躲避大灰狼的小白兔。

“嘖。”傅景梟不由得輕挑了下眉。

以往就算是阮清顏再不想要,又哪會像現在這樣防著她,看來是真的被老爺子嚇著了。

傅景梟斂眸低笑了聲,他隨即起身走進浴室,看來隻能他自己解決了……

阮清顏回臥室後便拿出了筆記本電腦。

剛打開通訊軟件,便看到薑姒的頭像彈了出來,“太尷尬了太尷尬了太尷尬了,早知道我今晚就不跟你回家了!”

阮清顏一臉生無可戀地看著螢幕。

她紅唇輕地撇了下,“我比你更尷尬,算了不提,流光集團那邊有訊息嗎?”

“冇大事兒。”薑姒敷著麵膜躺在床上。

她舉起手機敲著螢幕,“就是星宿集團那邊還在查你的資訊,我在他們的係統上把你的衛星信號都遮蔽了,不過我覺得……他們應該知道你最近在青城的事情了。”

聞言,阮清顏的眼尾輕撩了一下。

流光集團和星宿集團敵對了不是一兩年,幾乎從建立之初起,便總有些零零碎碎的小事夾在其中,雙方矛盾日積月累。

但兩方老闆都在暗處,無人知曉兩人的身份,可是又都在私下裡彼此試探,時不時就去探查一下對方的位置和身份……

“繼續遮蔽著吧。”阮清顏神情清淡。

她指尖輕輕地點了兩下螢幕,思索片刻後補充道,“另外,幫我查一下星宿的動態,我最近考慮回去重新接受流光。”

流光集團本就是她之前一手創辦。

在幾年前僅有雛形,但在流光還隻是一個小組織時,就已經做出了幾番大事業,跟當時已經近乎鼎盛的星宿打成平手……

甚至還在星宿老闆眼皮子底下截了貨。

“真的啊?”薑姒的眼睛瞬間亮起。

她甚至鯉魚打挺坐起身來,臉上的麵膜都差點被掀掉,“你真打算回來拯救我了?”

之前阮清顏一直將集團丟給她管。

柔弱少女被迫接下重擔,努力成長為一代大殺四方的野性女強人……

“冇有。”但阮清顏立刻打破她的幻想。

她微微一笑無情回覆道,“我隻是隨便隨便看看,其餘的事還是麻煩薑女士了。”

薑姒:“……”辣雞。

說什麼好姐妹,就是壓榨她的黑心老闆!

薑姒憤憤不平地關掉通訊軟件,是忍了再忍,忍了又忍,最後才忍住了想要將她拉黑的危險想法,“黑心老闆!”

她戳著螢幕咬牙切齒地吐槽道。

阮清顏輕彎了下唇,她將通訊軟件滑到一旁,修長白皙的手指敲擊著鍵盤,躍動的速度似影子一般讓人連看都看不清。

“嘀——”電腦螢幕倏然間亮了下。

一個黃邊的黑色程式框瞬間彈出,白色光標在頂頭的位置閃爍著,緊接著無數紅黃藍三色代碼在螢幕上閃爍了起來……

神秘的紅點在這些代碼間跳躍著。

逐漸彙聚成幾個框架,由點至線到麵形成了地圖,範圍也逐漸又大縮小最終劃定!

“噠——”是敲擊回車鍵的鍵盤聲。

一道電腦提示音隨之響起,追蹤信號頻繁閃爍起來,眼見就要確認星宿集團那位幕後神秘老闆的精準定位時……

“哢嚓——”臥室的開門聲倏然響起。

阮清顏立刻將筆記本電腦扣下,警惕地抬起眼眸,整個人就像突然受驚開啟自我保護狀態的小刺蝟一樣,幾乎炸毛……

傅景梟眉梢輕挑了下,“怎麼?”

“至於這個害怕?”他輕輕勾了下唇瓣,穩健闊步地走進來掀開被子上床。

阮清顏放鬆下來,紅唇輕抿,“冇有。”

她隻是平時警惕習慣了,在這種集中注意力工作的狀態下,突然聽到彆的聲音便打開了保護傘,差點忘了現在是在家裡。

“在忙什麼?”傅景梟掃了眼她的電腦。

之前很少見阮清顏在家用電腦,而她剛剛表現出來的狀態,似乎又不像是之前警惕他做那種事,更像是有見不得人的秘密……

傅景梟伸手將她摟進懷裡。

“查點東西。”阮清顏模糊著敷衍過去,指腹輕貼在電腦側麵隱藏的開關鍵,指紋控製將程式鎖定後,進入休眠狀態。

察覺到觸控屏輕輕震動了下,提示已經完成任務,她纔將電腦放到了一旁。

阮清顏縮進了被窩,“關燈睡覺。”

她甚至還往床沿的方向挪了挪,刻意跟男人保持了一段距離。

傅景梟察覺到懷裡的溫軟一點點散去,他眸光深了深,倏一用力,然後便摟著她的腰重新將她摟回懷裡,“還想跑?”

察覺到後背貼住男人炙熱的胸膛。

那滾燙的溫度,透過真絲睡衣一點點地滲透了過來,讓阮清顏的嬌軀輕顫了下。

“爺爺還在隔壁,萬一他又……”

“不會了。”傅景梟將薄唇壓在她的耳畔,溫熱的氣息縈繞在她的耳廓間,酥酥麻麻的有些許癢,讓阮清顏瞬間軟了下來。

她咬了咬牙暗道自己簡直冇出息……

便聽傅景梟在她耳邊啞聲道,“這次我鎖門了,冇有人能打擾我們。”

況且老爺子肯定不敢再隨便進來。

如果他還想要孫媳婦兒的話。

“那也不……”

“顏顏。”傅景梟打斷了她的話。

他的聲線壓得很輕很柔,低低地縈繞在她的耳畔,像一陣裹著陽光的風吹過花瓣,絲絲央求之意讓人的心又甜又軟。

傅景梟大掌握住她纖細的腰肢,指尖嘗試著撩開衣角,緩緩地探進去……

“一次。”他逐步試探著她的底線。

阮清顏抿著唇瓣冇說話,但指尖撫過腰間時引起的戰栗,卻似乎已經說明一切。

於是傅景梟便得寸進尺了起來,“今晚,不要關燈好不好?”

他想看著她的樣子,白瓷的臉頰泛紅,嫣紅的唇瓣微張,眼神迷離而渙散。

“不……唔……”

但還冇等阮清顏說出拒絕的話,她的唇瓣便倏地被男人覆住,傅景梟的舌尖長驅直入地抵了進來,一團火瞬間被燒起。

接下來所有的抗議和嚶嚀都被封住。

阮清顏試圖去關燈,卻被傅景梟握住了手腕,天花板的那盞水晶燈透亮……

所有的畫麵一覽無遺地映入了眼底。

一次,那都是騙人的。

傅景梟纏著阮清顏到了後半夜,才姑且饜足地放過了她,看到懷裡累到指尖都在發顫的女孩,他倏然想起傅成修送來的東西……

啞聲低笑——他是真的不需要。

“睡吧。”傅景梟低首輕吻她的眉心,“你先睡,我幫你擦乾淨。”

阮清顏懶洋洋地哼唧了兩聲。

然後便任由傅景梟擺佈,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鄉,夜晚很漫長,夢也很綿長。

……

翌日早晨。

傅景梟被手機提示音喚醒,阮清顏還窩在她懷裡睡著,睡眼恬靜,眼角的一抹紅還未徹底散去,看起來嫵媚撩人……

他輕手輕腳地將手機摸了過來,生怕將懷裡的女孩驚醒,檢視新的訊息。

訊息傳遞者是一個明黃色的頭像,菊花黃的那種,亮澄澄又騷裡騷氣的。

“梟爺,流光集團的老闆還繼續跟蹤嗎?我們查到了他的最新定位。”

提及流光集團,傅景梟眸色一深。

他幾乎毫不猶地回覆,“嗯,在哪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