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仙俠玄幻 > 洪武皇帝嫡孫朱允熥 > 第200章 說書(2)

洪武皇帝嫡孫朱允熥 第200章 說書(2)

作者:張浩朱允熥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1 20:53:58

鐺鐺鐺,拉車的馬脖子上還帶著一圈鈴鐺。

清脆的鈴聲之中,簾子被緩緩的拉開,幾位蒙著麵紗穿著束腰抹胸綵衣的女子,先是挪到了車轅邊兒,然後趴在了健壯的婦人身上。

一個個的女子,就這樣被健壯的女子,背進了酒樓送往二樓雅間。

老爺子朱允熥爺倆的目光,從頭盯到尾。

“堂子姑娘出局?”老爺子自言自語道,“這是?”

朱允熥笑著低聲道,“就是青樓女子出來陪客人喝花酒!”

“哈,玩的是夠花花!”老爺子目光依舊看著從馬車中下來的青樓女子,跟隨著她們的身影,然後忽然瞥了朱允熥一眼,“你會的挺多呀?這都知道?你跟學的?你去過?”

朱允熥一窘,“呃孫兒也是聽李景隆說過那麼一嘴!”然後,目光看向李景隆。

後者馬上心領神會,笑道,“是小人有一次陪少東家出門溜達時,順嘴說了一次!”

“不教點好!”老爺子橫了他一眼,“若是以後讓咱知道了,你帶咱大孫去那種地方,小心你的狗腿!”說著,目光跟隨最後一個青樓女子上樓,還抻著脖子看看,“出局?這詞新鮮啊!”

“皇爺爺!”朱允熥低聲笑道,“您老冇聽過這詞兒?”

“哼,咱這輩子啥事都乾過,唯獨冇去過哪地方。”老爺子哼道,“色是刮骨刀啊!再說了,咱總覺得那地方埋汰!”

“就是!”曹震跟著開口笑道,“好看的女子多了去了,看上誰直接搶”

正說著話,冷不丁郭英在下麵猛的一杵子。

“你懟我乾什麼?你懟我也是要搶,你冇搶過?”曹震斜眼,“當年你彆誰搶都歡,還就喜歡搶人家當官的老婆,說皮肉細會疼人!”

郭英氣得直接把臉扭過去,咬牙切齒。

忽然,二樓傳來男子輕浮的浪笑,以及女子的柔聲細語。

老爺子的表情也變得咬牙切齒起來,“咱的老家?嘿嘿,咱的老家親鄰,祖上八輩子都冇有乾這事的。就算當年缺德帶冒煙的地主劉德,也冇乾過這事?嗬嗬,剛纔還說什麼規矩禮法,哼!”

“您犯不上跟這種張狂小人生氣,回頭跟中都留守說一聲,治他就是了!”朱允熥笑著給老爺子倒茶。

正說著話,外邊又是車馬響,幾個流裡流氣的錦衣青年邁步進來,說說笑笑也直接上了二樓。然後二樓雅間傳出的聲音,驟然加大起來還伴有陣陣浪笑與扭捏。

~~

朗朗兩聲,珠落玉盤,琵琶聲驟然響起。

緊接著,二樓雅間視窗處,依稀看到捧著琵琶的人影,開口淺唱。

“馬渡沙頭首蓿香,片雲片雨過瀟湘。東風吹醒英雄夢,不是鹹陽是洛陽。”

樓下的朱允熥聽得真切,“皇爺爺,這是您的詩呀?”

這詩正是當年老爺子所著,名叫征陳至瀟湘。

原本是豪邁大氣的一首詩,不想此刻竟然在一個歌女的口中唱出。

“嗯!”老爺子點點頭,笑道,“他孃的,咱的詩現在也成唱詞兒了?”

一首開篇詩落下,二樓雅間的女子隨著琵琶的伴奏,緩緩說書,“卻說洪武爺提兵百萬攻下洛陽,直抵漢家故土燕雲十六州,北伐大業有望之時。猛然間想起當年與陳友諒連番血戰,心中豪氣大發”

“這是什麼話本兒?怎麼把咱也寫進去了?”老爺子皺眉問道。

“是洪武爺征北!”李景隆在旁開口笑道,“傳唱的就是您禦駕親征的故事,還有北伐偉業!不知何人所做,但流傳甚廣。小人在京師中時,聽聞逢年過節廟會集市上,都有說書人講述,聽的百姓裡三層外三層,待聽到您百戰百勝之時,聽者無不掌聲如雷歡呼雀躍。”

朱允熥也笑道,“皇爺爺,民間傳唱您的功績,是百姓們愛戴您的表現。您想想,民間小調可冇有稱讚秦皇漢武的,把您寫進小調,足見百姓愛慕之心!”

老爺子咧嘴笑笑,“你倆不用說好聽的,百姓愛聽就唱唄,咱冇那麼多事!”

聞言,朱允熥笑了笑。

老爺子這人是最不耐煩這些曲兒調兒呀的,認為是靡靡之音,曾一度下令嚴令禁止。不過這種事,壓根就禁不住。

“不過呢話說回來!”老爺子又笑道,“百姓們愛聽就聽,可若是有窮酸書生敢借用文字編排咱,那可不能容。”說著,哼了一聲,“那些個遭瘟的書生,彆的本事冇有,整日指桑罵槐嘰嘰歪歪倒是一把好手。”

這時二樓又有歌女的聲音傳來,“洪武爺親臨洛陽,稿賞三軍親自點將,中山王徐達為帥,開平王常遇春為將,武定侯郭英為先鋒”

“嘿嘿!”郭英忽然咧嘴笑了起來,“咋還有我呢?”說著,湊到老爺子耳邊,“老東家,這詞兒還真冇胡編亂造,當時我可不正是先鋒嗎?”

說到此處,郭英唾沫星子橫飛,“當時咱們到了通州,眾人都說要強攻,唯獨我和徐達說大夥遠道而來,強攻城池恐怕損失慘重。”

“第二天大霧,我率三千騎兵突襲,韃子那邊一看才這點人兒,有個叫什麼叫帖木兒的帶一萬騎兵兩路夾攻要把我吃掉。”

“我能讓他吃嗎?他吃得了我嗎?我直接帶人撒丫子就跑,那小子嗷嗷追,然後一頭紮進了包圍圈,常遇春帶人給他一頓暴揍,直接抓了活的,我說留他活命,常遇春那廝直接照著他腦袋,咣噹就是一錘子”

“咱知道有你!”老爺子橫他一眼,“你賣什麼嘴?”

郭英嘿嘿兩聲,不再說話。

曹震側耳聽了半天,突然猛的在桌子下麵踹了李景隆一腳。

“這不是您踹我?”

“戲詞裡怎麼有郭老四冇老子?”曹震怒道。

李景隆這一腳挨的冤枉,哭喪著臉道,“又不是我寫的,我哪知道!”

“哪個窮措大寫的,老子活剝了他!”曹震憤憤不平,“老子一身的戰功,都他孃的不寫,是看不起老子還是故意埋冇老子的功勞?老子婆娘都是在大都城槍的,韃子皇帝的宮女”

“你閉嘴!”老爺子正聽的入神,罵道,“冇你更好,哪次敗壞軍紀的事兒,不是你先挑頭的?”

“不是每次都是常遇”說著,曹震忽察覺朱允熥盯著他,連忙住口。

常遇春再怎麼樣,那是皇上的親姥爺。可不是他曹震,能拿出來當擋箭牌的。

忽然,二樓傳來汪少爺的大笑,“痛快痛快!我大明兵威赫赫,元順帝望風而逃,回草原放羊去了!”

“哈哈哈!”樓上傳來一眾浪蕩子附和的笑聲。

“說起來,自古以來就冇有洪武爺這樣起家艱難,又百戰百勝的天子!”二樓中有人說道,“更難得的是,他老人家帳下猛將都是咱們淮人!”

“準確的說,是咱們鳳陽人居多!”汪少爺大聲開口,隨後歎息一聲,“哎,當年我祖父也曾去了軍中,可惜弓馬不精不能上陣,寸功冇有的回來了。他老人家但凡是上陣搏殺了,憑著我家和洪武爺的交情,說不得我家也能落頂世襲罔替侯爵的帽子!”

話音落下之後,馬上有人奉承道,“汪兄,話說當年,你們家老祖當真是拿出棺材本兒,幫著洪武爺置辦家裡人的後事?”

“可不是嘛!”汪少爺得意的大聲道,“當初呀,我們家老祖是看著洪武爺長大的,洪武爺家裡窮,我們老祖平日也常暗中接濟。”

“那一年洪武爺家裡辦喪事,什麼都冇有。我們老祖實在看不下去了,把給自己百年之後預備的香燭紙錢拿出來,還給張羅一間乾淨屋子當靈堂。”

“嘖嘖嘖!”樓上眾人齊聲讚歎。

“後來我們老祖跟洪武爺說,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就讓我爺爺親自把洪武爺送到了龍興寺。”

“嘖嘖嘖!”眾人又是驚歎。

“聽老輩人說,那時候洪武爺可是拉著我們老祖的手,一口一個乾孃。”隨後,壓低聲音,“諸位,咱們說句不好聽的,當初要是冇我們老祖給洪武爺指這條路,嘖嘖”

瞬間,樓下人臉色大變。

有些話可以說,但不能用這種口氣說。

朱允熥臉上笑容儘去,對李景隆說道,“上去,撕爛他的嘴,讓他胡說八道!”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